成都最好的征婚婚介机构-为想征婚的单身、离异、丧偶者提供专业的婚姻介绍、相亲定制服务。
成都最好的征婚婚介机构-为想征婚的单身、离异、丧偶者提供专业的婚姻介绍、相亲定制服务。CCTV央视网婚恋行业合作伙伴-成都最好的征婚相亲服务机构
首页 红娘老师婚恋新闻成功牵手免费登记心情日记关于我们联系我们
您的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情感空间
成都征婚相亲-那年,夏天,似是沫
发布时间:2019-05-29     作者:四川成都王老师婚介公司

成都征婚相亲-那年,夏天,似是沫

单身大潮来临,想要脱单的要赶紧了,每一个单身的朋友们,其实都想要拥有一个美好完整的家庭看起来很难,其实只要做出正确的选择就没有想象中那么困难。找婚介所对很多人来说是一件觉得很不好意思的事情,但是爱情面前连面子都放不下何谈找寻幸福,勇敢一点你的另一半就在这里等着你。

单身不是错,但如果不勇敢去追寻爱情,那就是错啦,幸福的家庭是每一个人都会拥有的也想要得到的避风港,它是人心灵的港湾。

征婚找对象就来成都王老师婚介,真实严肃相亲是我们能源源不断吸引单身会员的一大优势.让你免去过多的相亲不慎之担忧,快速成功的寻找另一半 ,你的幸福是我们企业发展的最大动力和最真实的企业口碑写照.选择我们相信我们,一个靠谱的正规的成功率高服务好的婚介公司.

每个单身或离异的人找婚介得找对好婚介所,只要你需要找个陪你度过下半生的伴侣,我们红娘老师都能帮你解决问题,成都王老师婚介红娘老师拥有10几年的婚恋行业服务经验,在10几年的婚介服务经验中为各种职业如公务员,白领,蓝领,企事业高管,自主创业,军人,医生,护士等各行各业的单身男女服务过,只要你是诚心需要我们帮你,我们一定竭尽全力为你服务,我们始终坚持以成就美好姻缘为宗旨,诚信为本矜矜业业所以我们才能坚持这么多年,赢得了大众的好评和认可。随时欢迎你来咨询了解,先和红娘老师沟通,觉得满意再来登记。


推荐阅读:

许陶终于考入了心目中的大学,最令她激动的还不仅如此,梁羽也在这所学校。

她是知道他的,隔壁班里那个永远靠窗坐着的男生,喜欢在思考时转笔,上课喜欢直接站起来回答问题而不是先举手,投篮命中率不错,可是动作的确不够帅气。

而他并不知道她,仅在第一次老乡会上听到女生报出自己的名字,才依稀记得这位高中时的校友好像以前年级的排名总是与他不相伯仲。

其实省一中里像许陶这样的女生实在很多:一般的身高,一般的外表,第一面干干净净的,话很少。就连梁羽自己也不会相信接下来的日子两人真的成了死党。

又是一个夏天,知了叫得欢畅,任何心情都因夏天如倒出的啤酒沫,汩汩地冒泡。

“美女,还在磨蹭什么?”梁羽又在女生宿舍楼下催许陶了。早已明白俩人友谊的室友依然不放过取笑他们的机会,对着许陶挤眉弄眼:“诶,你这个男友还真体贴!”

许陶有些不好意思,佯装系鞋带低下了头。又不是不知道他已经有喜欢的人了,是俩人的校友,也是她的闺蜜田菲。

还记得自己曾提出俩人过于亲密的关系似乎说不过去,梁羽却坦然地回答:“我们在一所大学读书,又是高中校友,现在是哥们儿,相互关心不算什么罪过吧?”不是罪过啊,可是梁羽对自己太好,许陶觉得自己会贪心的。

 喂,美女,跟我出去吃饭你有必要这么勉强吗?”一只手突然在许陶面前挥了挥,吓得女生后退了一步。“在想哪位帅哥呢?都快撞我身上了。”梁羽不满地拽了拽许陶的头发。“没呢,我发呆。”许陶似乎有点心慌。“喂,你今天真的不太正常诶,往常我敢拽你头发你早就打我了。”似乎不太满意女生的反应,男生摸摸头。 “我是淑女诶,才不会做这么粗鲁的事。”许陶立刻回击。梁羽边吐出舌头边躲避女生的追打。

“停战,我今天是请你吃饭的。”男生小跑一段停下,还不忘抱着自己的脑袋。

来到校外的小摊。

 老板,两份牛肉炒面,一份不要辣椒。”梁羽自觉地点单,许陶感激地望了他一眼。“是不是特感动?知道你不能吃辣啦。”男生继续说:“别感动得想以身相许了。”“去死!”女生骂道。“你想以身相许我还不愿意呢,这么粗鲁,不熟悉时真的看错了,还以为你多文静呢……”男生开始自顾自地喋喋不休,丝毫没有注意女生脸色变白,陷入了自己的沉思。

 

他们这样算什么呢?朋友不像朋友,恋人不像恋人。休息时一起去海洋公园看海豚表演,去植物园看鲜花展。他逃课她帮他做笔记,点到。她生病时他逼着她看医生。他的确当她是好哥们,没有性别的区别,可是自己呢?真的无法这么坦然地继续做朋友啊。而且他提到田菲心里总是酸酸的啊。

“又发呆?你的炒面来了啊!”敲了敲女生的头,换来女生怒目的表情。男生无奈摊开手,表示自己的无害。“我说,你到底怎么回事?就算是想帅哥了,我这么一活的大帅哥在你面前,你居然也无动于衷?”梁羽一副受伤的表情。“少在我面前装可怜,我又不是田菲。我不信你这么好心请我吃饭!说,你又做了什么对不起你家那位的事?”女生完全不上当。“没,我哪敢做对不起你的事,我可是很专一的。”“别开这样的玩笑,田菲知道了会吃醋的。 ”“好了,关她什么事,我不说就是了。”男生脸上一脸谄媚:“陶陶,我知道你最好了,那个,我买了明天去武汉的火车票,我不在的日子里,你要照顾好自己哦。”女生推开男生越来越近的脸,不耐烦地问:“这次逃几天?”

梁羽吃了一口面:“一点都不辣啊。我去三天啊,所以万一学生会查课,你这个学习部部长可要帮帮兄弟我啊!”“休想,我不但不会帮你还要天天去查你们班的课!非得让你通报批评不可!”许陶还嫌不解恨,捏住男生手臂的肉,狠狠掐了下去。“放手,很痛啊,粗鲁,

“除了我,没人敢要你!”男生大喊。“你还敢说?”女生加重了力道。

许陶拌好面装作不经意地问:“是去看她吗?”

“嗯,很久没见了啊,看看她过得怎么样。”男生夹了点泡菜给女生:“别顾着说话,快吃吧。’

“我早就知道,是这样的回答,真不该问。再这样下去,我就成浴霸了。”女生大吃一口面。

“你也知道自己是浴霸啊,不仅散发光还散发热,大功率啊。还好田菲不是你这样的,要不然真的没人要了……”男生还沉浸在打击女生的快乐中,女生却低下了头,大口吃面。难道在他心里自己真的就这么差劲吗?想着心里闷闷的。

 慢点吃啊,吃不饱还有,看,这就是你饮食不规律常常不吃饭造成的,暴饮暴食。”梁羽从口袋中掏出一张面巾纸递给了许陶。看女生没有抬头,男生继续说:“真搞不懂你们女生,减肥是为了什么,最后还是要一次性吃这么多,胃也出了问题。”“好啦,你不能闭嘴吗?真的很啰嗦!”女生抬起了头,男生本来还想多说点什么,但看见女生眼眶里湿湿的,小心翼翼地噤了声。“我没事,就是炒面太辣了,可能是老板给错了吧。”女生抽出男生手中的面巾纸,装作擦鼻涕。可能真的是吃了放辣椒的炒面吧,自己真的差点哭了。抬起头居然没有看见梁羽,他干什么去了?难道是自己走了,可是也没有跟我打个招呼啊?

“老板,结账。”女生自己又掏出一张面巾纸,擦了擦眼睛。“我还没吃完呢,结什么帐啊?”远远地传来梁羽的声音。

女生看见男生走进心里燃起一点欣喜,低低地问:“你跑哪儿去了?”不想男生正好听见:“我看你吃得太辣,就去跟你买绿豆汤去了。”梁羽晃了晃手里的两个杯子。“我又喝不完两杯,买那么多。”女生嗔怪到。“什么啊?我跑来跑去多辛苦啊,我也要喝啊!”男生一脸无辜。“哦,也对。”“哈哈,你这种傻呼呼的样子太可爱了。”梁羽指着许陶笑了起来。

“你说谁傻呢?”女生追着男生打,笑声一路。

第二天真的没有看见梁羽,他就这样消失了三天。三天里许陶想着俩人从认识到熟识的种种,想理清很多纠结的情绪。“唉,我不是想减肥啊,只是希望等你打完球一起吃饭啊。”女生经过篮球场自言。自语。不知谁说过,异性朋友之间一旦有了喜欢,不是前进一步就是后退两步。

许陶心里清楚,梁羽心里满是田菲,算了,什么都藏心里吧,做最纯粹的朋友。

三天后梁羽回来了,许陶见他小心翼翼地抱着一个盒子。应该是田菲送给他的吧。远远地看见男生爽朗的笑容,女生心里默默做了一个决定。

大三了,彼此都很忙,即使梁羽依然常常到女生宿舍楼下等许陶,许陶也总以各种理由拒绝。她要认真的准备考研,心里滋长的都是出省的念头。

最后一次同乡会,也是与大家分别的日子。许陶很久不去了,但也许是最后一次吧,也许是有什么期许吧,她还是去了。“梁羽,你跟许陶真有默契,她不来你不来。她刚到你就到了。”诧异地循着老乡的声音看着门口的人。许陶微微跟他举了下杯子,喝下了她长这么大第一杯酒。一饮而尽。是苦的,也是涩的,还有辣味,就像那年夏天去吃炒面,堵住她的喉咙什么也说不出来。

喝醉了,但是什么却更清醒。“你不是酒精过敏吗?还敢喝这么多!看得我有多心痛。”梁羽背着喝醉后不停掉眼泪的许陶,低低地说。“我们是好朋友,一辈子不会分开,对吧?”许陶突然伏在梁羽的背上轻轻地问。“是,当然。”男生停下脚步,侧了侧头,小心地将女生向上挪了挪。

梁羽比许陶先离开学校,但他并没有说。他只留下一封信和一个盒子。信上说:“我们是永远的朋友,一辈子不分开。帮我保管这个盒子。”信上没有留任何地址,许陶认出这个盒子是那年田菲给梁羽的,思绪不由得飞了回去。那年夏天他们还在一起,一起分享快乐,承受彼此的郁闷。可是剖开青春,沉降下来的不仅仅

有欢笑还有泪水,美好的像一个泡沫,戳一下就破了。

许陶就这样断了和梁羽的联系。一年以后她遇见田菲不经意间问起梁羽,田菲很惊讶:“那时候他喜欢你又不敢说,只是默默跑到武汉,在我这里问起你的种种,还自制了一件礼物给你。”

告别田菲,许陶的心像掏空了一样。目光傻傻的,只是机械地往自己的住处赶。“盒子藏在哪里了?”她自言自语地找着,像疯了一样,衣柜,储藏间,阳台都没有。最后终于在床下找到了。胡乱抹掉上面的灰尘,许陶打开了它。里面是一本影集,是她从小学到大学参加各种活动的照片,每一张都有梁羽写给自己的话。最后一张是许陶作为优秀学生发言的照片,旁边写着:“陶陶,我知道你考研考到了北京,我说过我们永远不分开,所以我也考到了北京,我的地址写在相册的最后一页,记得来找我!”

许陶举着相册,笑了,但是眼泪也同时默默地流出。原来这个承诺在那年夏天就有了,她原以为自己的青春早已散场,像泡沫一样梦幻却脆弱。梁羽真的没有骗她。他们不会分开的。

那年夏天似是沫。


情感空间 更多>
成功牵手 更多>

商务合作
帮助中心
真情服务
找对象官方微信
扫一扫立即关注
地址:成都市锦江区天府广场春熙路旁
Copyright © 2008-2018 四川成都王老师婚介公司 版权所有
备案号:蜀ICP备18016030号-1